为人父母,是一段无法预习的旅程(一)

为人父母

是一段无法预习的旅程(一)

读书会带领者:高骞(四川和光临床心理学研究院 咨询师)

编辑整理:李辰(四川和光临床心理学研究院 助理)

校对:徐丽(四川和光临床心理学研究院 咨询师)

本文章仅供心理学爱好者交流使用,请勿商用,转载请联系本公众号

注:本文根据《好父母是后天学来的》读书会整理而成,每周二上午10:10-11:00由资深心理咨询师高骞带领,欢迎各位家长、老师和感兴趣的朋友参加。

1

父母不易

      近些年来,“原生父母”或“原生家庭”的概念越来越被大众熟知,“父母皆祸害”的理念也甚嚣尘上。仿佛每一个生活不如意的人,都可以轻易找到一个宣泄口:“都怪我小时候父母对我不够好,我才成了现在这样”,“生在这样的家庭,我能怎么办?”

      在我刚开始从事心理咨询工作时,可能由于资历尚浅,也可能由于自我的某些部分尚未修通,每每面对青少年来访者的控诉时,我总是轻易的就跟他们站在同一战线,心底里指责父母,认同了孩子作为被害者的身份。但随着工作年限和经验的增长,我越来越意识到父母的不易,也深深了解到事情的复杂性并不是单纯的指责“父母皆祸害”就能解决的。

      网上有一句很流行的话:“哪有什么父母,只不过是孩子养孩子。”是啊,每一位父母,也曾经是一个孩子,也可能来自一个不幸福的家庭,有一段段孤独痛苦的经历,有他/她自己的问题或缺陷。而这些并不能因为他们成为了父母,就会自动得到解决。他们只是顶着一个叫作“父母”的貌似成熟的帽子,在尽力做到最好。我相信,绝大部分父母都是发自内心的、倾注一切的在爱着自己的孩子。只是,可能每个人的背后都背负着一大堆“幽灵”:配偶、原生家庭、工作、人际关系,等等。在这些背负之下,父母的角色也不那么容易了。

      作为一名心理咨询师,我感觉自己仿佛是“救火队员”一般,当青少年背负着父母的期待走进咨询室时,我被期待着能立马解决问题。然而遗憾的是,心理咨询并不是变魔术,并不能立竿见影,药到病除。而当一个家庭的冲突累积到一定程度时,可能要相当长的时间咨询才能够起作用。同时,一名心理咨询师在其一生中能工作的个案是极其有限的。所以,相比做一名救火队员,我更想做一名预防工作的推广者,让更多的父母知道怎样对待孩子是更好的。这也是我一直坚持这个读书会的初衷。

2

让父母该操心的问题归父母

孩子该操心的问题归孩子

      当父母没能够去成长解决他们之间的问题时,这个责任往往会被深爱父母的孩子用他们的方式扛起来。

      书中举了一个令人心痛的例子。小女儿淑君因为有几次考试的成绩不如自己想象中理想就自残。原来由于先生的花边新闻不断,夫妻之间的关系一直是紧张的。妻子无法与先生达成和解,就将压力转嫁到女儿身上:“都是因为我们母女合作的成绩不好,你们爸爸才会出轨。”深爱父母的女儿于是发奋读书,当成绩有一点点不理想时就背负了巨大的压力和内疚,只能通过自残来疏解。

      这是一个典型的将父母的婚姻问题转嫁成孩子的学习问题的案例。

      在我工作的这些年里,类似的例子并不少见。有许多父母的婚姻中存在诸多问题,但双方都不愿或不敢去面对,而是将压力无意间发泄转嫁到孩子身上:“都是因为你”,“我是为了你有个完整的家才不跟你爸离婚”,“等你毕业了、结婚了,我也就不忍了。”诸如此类的抱怨会不断的在亲子间的对话中重复。但实际上,孩子往往只是夫妻双方无法分开的一个借口,本质上还是由于夫妻本身没有办法离开对方。

      而当夫妻双方勉强在一起时,会有很多的委屈、冲突和争执,由孩子来承担。当孩子接收到来自父母有意无意、或明或暗的指责时,会认同这些想法,觉得都是自己的责任,也会想办法去承担。只是孩子由于心智发展不健全,其实是没办法真正去消化这些情感的,久而久之可能就会转而以一种决绝而令人心痛的方式去化解:比如书中的淑君,自残的方式既缓解了长久以来紧绷的压力,同时也是一种对自己的惩罚-未能达到母亲期待时的自我惩罚。

      英国著名的精神分析师比昂提出了一个概念叫阿尔法功能,指的是母亲作为容器需要具备容纳孩子的负性情绪的能力,同时帮助孩子将不能忍受的情感(β元素)转化成可以忍受的情感(α元素),再返还给孩子。遗憾的是,有些父母可能甚至无法处理自身的负性情绪,不管它是来自配偶、原生家庭,还是工作或者人际关系。同时,他们可能将这些负性情绪转嫁到家庭中最弱小的个体-孩子身上,使孩子成为情绪垃圾桶或者替罪羊。而这之中,孩子的学习问题往往会首当其冲,成为父母发泄的对象。

      在一个家庭中,当一个人有能力将自己照顾好,有足够灵活的人格结构和心智模式去面对生活中的满足和冲突时,才有可能和另一个同样成熟的人建立起相互支持和合作的婚姻。而当婚姻通过磨合建立起默契的同盟关系时,才能在孩子出生之后,给孩子的成长提供坚实的基础。

      所以,可能有很多类似淑君的家庭需要做的就是:让父母该操心的问题归父母,该父母去解决的问题决不转嫁给孩子,而孩子该操心的问题(学习)归孩子。双方有各自的责任和界限,并严守住属于自己的边界。这样的家庭关系才会轻松又清爽。

3

早年的安全依恋

对孩子来说至关重要

      在我所接触到的另一些案例中,有一些来自贫困山区的家庭,父母为了给孩子提供一个好的物质生活条件而不得不出去打工挣钱。只是,当父母出去打工的时候,就失去了对孩子的陪伴,让孩子成了留守儿童。许多家庭可能孩子才刚几个月大,父母就都不在身边了。虽然父母的初衷是好的,但孩子相应的也会失去很多与父母之间的体验和链接。而当孩子处于婴幼儿期时,高质量的陪伴与交流其实是十分重要的,远远比吃好的东西和穿漂亮的衣服重要。

      一个人的成长就像是盖一座大楼,而早年的岁月(从出生到三岁)就是打地基的过程,扎不扎实可能会影响孩子的一生。而早年对婴幼儿来说最需要的就是与父母或养育者形成安全的依恋,包括父母对孩子的及时的回应与即刻的满足,温柔的照顾以及充满爱的互动。而当这些都缺失的时候,孩子为了存活下来也会努力去适应当时的环境。只是在这个过程中,由于孩子的真实需要没有被看到,他就会学会各种各样的“武艺”,会生长出来一个适应外在需求的一个坚硬的壳(假自体)。在成年之后,孩子可能就会有“自己活着感觉不是自己”、“没办法让自己轻松”、“不知道活着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家人”等等的感受。这都是因为在早年父母的回应可能是失败的,孩子是未得到满足的。

      在我的生活当中,也存在正面的例子。我有一个同事本身是学心理学的,所以很懂得该怎样去照料孩子,去回应孩子。如今,每每当我看到那个4岁多的孩子时,我都能真切的感觉到孩子内在的力量和自我的部分,她是那么的特别、自信而又充满活力。我真希望通过我们的大众心理学传播工作,能让更多的父母懂得该怎样正确的孩子,让这个世界上有更多既快乐又有生命力的孩子。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