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普 | 永远是边缘人

永远是边缘人

读书会带领者:高骞(四川和光临床心理学研究院 咨询师)

编辑整理:李辰(四川和光临床心理学研究院 助理)

本文章仅供心理学爱好者交流使用,请勿商用,转载请联系本公众号。

注:本文根据《好父母是后天学来的》读书会整理而成,每周二上午10:10-11:00由资深心理咨询师高骞带领,欢迎各位家长、老师和感兴趣的朋友参加。读书会QQ群:436949544

1

永远是边缘人

      今天读书会的主题是:“永远是边缘人”。书中的“边缘人”指的是从小出国读书,流连辗转于好几个地方的有着“犹太命运”的亚洲人。当然我们所说的“边缘人”或许可以指更多的处在人际中的”边缘人“。

      如今,出国留学是稀松平常的事,甚至成为一种潮流。但是这个潮流就一定是对孩子好吗?上周,我们读到了一个十多岁时就被家人送出国的少年的故事,我也提到了我所接触到的一些出国读书却不适应的案例。那么,究竟为什么有那么多人热衷于把孩子送出国呢?

      在国内当前的文化背景和高考制度下,学习似乎成了许多孩子最重要的也许是唯一的出路,这就导致所有人都很在乎学业和考试。孩子的压力大是毋庸置疑的,而家长们也被裹挟着不得不参与到”学习的旅程“中:监管、要求和Push孩子。在这种巨大的社会压力下,有的家庭会坚持到底,让孩子走完大学、硕士甚至博士的道路;有的家庭则会顺其自然,依孩子的意愿让他/她自由选择;还有的富裕家庭,则会选择让孩子出国。只是,在准备出国的家庭中,又有多少是孩子做好准备,自己想出国的呢?

      我在北京时有一位同事,她的小孩在十多岁时出国的意愿就非常的清楚和强烈了,以至于我的同事完全不需要参与其中。孩子早就有了一系列的构想并逐步实施了,一切都是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等她出国之后,我也没有听到任何关于她适应不良的说法。这当然是一种十分好的状况:孩子自己出国的意愿十分强烈,也愿意为之付出努力,并最终实现了自己的目标。

      17年的8月,我开始为一位年轻人做心理咨询。他因为面临一些学习方面的困难而主动找到我。在咨询中我们讨论了他现实生活中的人际和学业困难,也讨论了有关出国的问题,这些都是在为他出国做准备。就这样我们差不多工作了一年多的时间。18年10月他出国了,在刚刚过去的元旦他发信息告诉我说他现在过的很好,也很感谢我给他的帮助。这当然是另一种状况:虽然对于出国有些困难,但经过咨询充分的讨论和准备之后,也能很好的在国外生活、学习。

      当然还会有一些其他的情况:有些孩子大都是因为在并没有真正做好出国的准备而因各种原因被送出国读书。虽然家长的初衷是为了孩子的前程,但孩子面临的困难以及创伤体验却是无法回避的。因此导致出现了人际和学业方面的困难,甚至不得不回国另寻他路。就如同书中那位经历过颠沛流离的女性说的:“你们不明白会发生多少一辈子创伤的细琐故事。”

2

分离焦虑的影响

      那么,为什么颠沛流离会给孩子带来这么大的影响?以至于好多有这样经历的人在长大之后都不愿旅行或者尝试新鲜事物呢?

      这是因为,早期的分离体验对孩子的影响十分巨大,会伴随孩子一生。比如,有的孩子可能在很小的时候就被送到爷爷奶奶家或外公外婆家寄养。我甚至听说过,一个3岁的小孩被送到寄宿幼儿园,一个礼拜才能回一次家。还有一个小孩,因为父母无法抚养他,一出生就被送到保姆家去了。对这些小孩子来说,家到底意味着什么呢?可能就像作者说的,只存在于想象中吧。

      当孩子年幼时(从出生到三岁),有一个持续稳定的养育者以及待在一个稳定的地方是十分重要的。因为对于小孩子来说,不停的更换养育者及居住地是一件极其糟糕和可怕的事情。而经历过这些的人在长大了之后,可能会不愿意挪地方,对新鲜事物也会有莫名的反感,因为这一切都会唤起他们生命早期所经历过的原始焦虑,而这种焦虑是十分难以忍受的。他们为了存活下来会发展出许多防御机制,比如说:遗忘、隔离和压抑。我曾经有一位来访者就说,她对8岁前的记忆是十分模糊的。

      书中提到的那位女性,从小学开始就在世界各地“流窜”,虽然她所在的都是很好很发达的地方(新加坡、洛杉矶等),但她却很难扎下根或者发展出归属感来。对于她或者许多像她一般命运的人来说,可能刚刚要打开心扉时,却不得不离开。于是,他们就会把自己”裹得紧紧的“,和他人保持距离,不能也不敢跟周围的人建立长久的关系。因为建立了亲密的关系之后再分离,对他们来说将是极其痛苦的体验。而在经历过一次又一次这样的分离之后,他们可能就会把全部的精力都放在学业和工作上,用学业和事业上的成功去防御亲密关系或依恋关系。这样下来,奔波了若干年,可能到哪里都没有“家”的归属感,到哪里都是”边缘人“,甚至是自己的老家,也是那么的疏远和陌生。就像那位女性说的:“永远是边缘人,不论是回台湾或者是美国,不论有多么的成功。”

      其实对于我个人来说,也有类似的“颠沛流离”的经历。我的祖辈在闹饥荒的年代闯关东,从老家开始往北走。到了我爷爷那辈,相对在东北稳定下来;到了我爸爸这一辈,也是为了养家而不断的奔波和努力;到了我这一辈,更是有了许多的机会往外跑,我于是也从农村老家先到了城里,再到了北京,后来又到了成都。冥冥之中,仿佛也在重复我的祖辈当年的命运。这一方面与我被养育的经历有关——小时候父母为了生计需要把我送到亲戚家寄养;另一方面,我似乎也是接受了漂泊的“代际传递”命运。虽然在各种各样的环境中,自己都会不断的努力适应周边的人和事,但内心里依然有“犹太人”的那种心境。

      在前几次的读书会中,我们就提到:一个人的成长就像是盖一座大楼,而早年的岁月(从出生到三岁)就是打地基的过程,扎不扎实将可能会影响孩子的一生。而早年对婴幼儿来说最需要的就是与父母或养育者形成安全的依恋,包括父母对孩子的及时的回应与即刻的满足,温柔的照顾以及充满爱的互动。所以,如果可以,尽可能在孩子年幼时给她/他提供一个稳定的成长环境,不要让她/他小小年纪就感受到“颠沛流离”之苦,这样孩子长大之后才能更健康,更幸福,更能融入周边的环境,而不是“不论有多么的成功”都觉得自己“永远是边缘人”。